切除脾脏并非顽固性血小板减少的救命稻草

患者信息:
程女士,女,52岁,务农,四川南充人
临床诊断: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TP

案例病情病史回顾

口腔血泡
口腔血泡

初次发病及诊治

2014年8月,整天无缘无故出现不间断的牙龈出血,偶因积血量多而有口腔血块,夹杂血腥味,持续2~3天出血仍然不止,2014年8月21号到四川省某著名三甲医院检查发现血小板:1×10^9/升(正常:100~300×10^9/升),有大出血风险,当天(2014-08-21)即住院血液科,诊断:“原发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以下简称ITP)”。
2014-8-21住院:给予静脉丙球5天冲击治疗、地塞米松每日15毫克共7天静脉输注,血小板升到80×10^9/L(还没有到100~300×10^9/升,血小板正常水平的低限),牙龈及皮肤活动性出血消失,但皮肤瘀点未完全消散。
2014-8-27出院:按照标准剂量的强的松继续口服治疗,即每公斤体重服用强的松1毫克,当时体重51公斤,实际给予强的松每日50毫克口服。

第二次入院治疗

2014-09-03:2014-8-27出院后1周,遵医嘱到医院复查血小板,又降到14×10^9/升,其间没有牙龈出血、没有皮肤新的出血点,当天(2014-09-03)即入住成都某三甲医院血液科。住院静脉给予10毫克地塞米松每日1次连续12天、皮下注射巨和粒(注射用重组人白介素-11,以下同)每日1次每次1支连续12天。
2014-09-05(入院后第3天):复查血小板42×10^9/升,有治疗反应,血小板有所回升。
2014-09-10:考虑静脉用激素、巨和粒联用有可能疗效差,行脾动脉部分栓塞术,术后当天行脾栓塞术后的造影检查,显示脾动脉栓塞50%~60%。
2014-09-15(术后5天):血小板恢复至168×10^9/升(脾栓塞术前、术后均输注了血小板),停用地塞米松、停用巨和粒。
2014-09-16(出院):继续足量强的松口服治疗(按照公斤体重计算用量)。

第三次入院治疗

2014-09-23:第二次于2014-09-16出院后,按照医嘱需要每周查1次血小板计数,于1周后的2014-09-23复查血小板计数:203×10^9/升,疗效满意,医患皆大欢喜,此后也没有发现皮肤粘膜出血,仅有陈旧性皮肤瘀斑。
2014-09-30:又出现牙龈持续出血(皮肤瘀点不多,以下肢为主,量少),复查血小板再次降低为:7×10^9/升。再次到成都市同一家三甲医院就诊,给予静脉地塞米松10毫克每日1次、血小板输注1次(2014-09-30)、巨和粒每日1次。
2014-10-13(住院2周后):查血小板升至158×10^9/升,恢复正常,牙龈出血消失,停用静脉地塞米松、停巨和粒。
2014-10-15:第3次出院(当天未检查血小板),出院后嘱口服地塞米松,每日13粒,每日分2次服完。
医生嘱程女士每1周定期监测血小板计数1~2次。

血小板3
血小板3

第四次入院治疗~切除脾脏治疗

2014-10-21:出院后1周,复查血小板计数,又降至3×10^9/升,再次成都市同一家三甲医院血液科住院治疗。由于脾脏已行栓塞术,脾动脉已栓塞50%~60%,程女士本次住院已基本确定以切除脾脏为主要治疗手段。
2014-10-22:第4次住院后第1天查血小板计数为1×10^9/升。住院后给予单采血小板输注1次(2014-10-24)、静脉输注地塞米松每日10毫克、巨和粒3mg每日注射1次。
2014-10-26:上述治疗连续6天后,查血小板计数达52×10^9/L。
2014-10-27:转入普通外科胰胆病区行准备切除脾脏治疗,继续皮下注射巨和粒(注射用重组人白介素-11)3mg每日注射1次、血小板输注1次(未用激素治疗),查血小板计数138×10^9/升。
2014-10-30:行脾脏切除术。
2014-11-02:切脾后第二天,查血示血小板计数又降至2×10^9/升,再次给予巨和粒治疗(未用激素治疗)
2014-11-03:血小板计数5×10^9/升。
2014-11-05:血小板计数9×10^9/升。2014-11-11出院,血小板未再上升,出院时牙龈继续出血,皮肤瘀点以下肢为主,数量较少,继续口服地塞米松每日13粒。

开启中医中药治疗

从2014年8月21号初诊“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TP)”,到初次就诊中医时,血小板减少诊断并治疗已历时2个半月,在规范西医治疗下血小板没有上升,完全没有疗效,但体重已增加了25公斤(50斤),整个人因连续激素治疗,激素引起的毒副作用已非常明显,颜面浮肿、上卫生间都要儿子背,失去了基本的生活能力,情绪极其低落,失去了继续生活的信心。
2014-11-19:初次就诊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查血小板计数7×10^9/升。
开始中医治疗时,并没有立即停用地塞米松,嘱程女士坚持定期监测血小板。如果血小板计数不低于50×10^9/升,则每半个月减1粒地塞米松,减量至每日2粒时就半个月减0.5粒,差不多在2015年8月左右完全停用激素治疗。
2014-12-01:血小板360×10^9/升。2014-12-10:血小板4×10^9/升。2014-12-22:血小板169×10^9/升。
2015-06-24:血小板计数21×10^9/升。分析本次血小板减少的原因可能两方面的原因:其一,2015-01-21,春节前就诊后,到2015-05-27再次就诊,其间有近4个月的时间没有到治疗,具体原因不详。其二,2015年5月左右曾经有一次重感冒,可能是血小板再次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继续中医治疗后,虽然血小板有波动,但前期已经减量服用的地塞米并没有加量,自2015年6月后血小板计数又开始稳步回升。

2015-12-30:血小板计数115×10^9/升;2016-06-15:血小板计数135×10^9/升。
2016-11-23:血小板计数171×10^9/升;2017-06-26:血小板计数163×10^9/升。
2017-08-29:血小板计数153×10^9/升。
讨论与思考

关于牙龈出血的科普与分析

关于牙龈出血的科普常识和提醒
牙龈出血是很常见的出血现象,不容易引起重视:或刷牙时发生,或无缘无故发生,或间断发生,或持续或者昼夜发生,出血越重时间越长越应该重视、寻找原因。牙龈出血是血液病,如血小板减少症、再生障碍性贫血、急性白血病等血液肿瘤,常见的首发出血症状之一。未知原因、持续反复发生的牙龈出血,都应该进行血常规检查,必要时定期追踪、复查。

中医对牙龈出血、鼻血等上半身出血的认识
牙龈出血、鼻腔出血、口腔粘膜血疱在出血部位上都有一个特点:上半身出血。很多人不太注意这个细节,实际上半身出血代表着中医的经典认识:火热易致出血症,因为火性炎上、热盛出血、血热则妄行。说的是火热的特性是炎上的,因为热是往上走、往上窜行的,如果火热炽盛,就容易出现牙龈出血、鼻腔出血、口腔血疱。中医经典理论认为:凡有出血必有火热,要么实热实火、要么虚热虚火。据临床观察,火热出血单用西药治疗有时控制比较困难,TPO、丙球、巨和粒有时也对于出血难以持续控制,持续牙龈出血等上半身出血有时解决非常棘手,用药有效,停药则出血反复。针对火热出血证的治疗,解决中医认识中的“火热”之病因,采取以凉血止血、清热泻火、解毒降逆之法有非常实用的临床价值。

成人ITP中国专家共识要点

“共识”是ITP诊断与治疗的框架,对于血液科医生、广大ITP患者都应该共同学习,将有利于医患配合、控制出血风险。以下是2016年版成人ITP诊治的中国专家共识要点:

ITP诊断明确
需排除非免疫性、其它疾病合并的血小板减少性疾病,如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自身免疫性疾病、再生障碍性贫血、恶性血液病如淋巴瘤、各种感染(结核感染、乙肝感染)、脾功能亢进等。

ITP的一线治疗药物
糖皮质激素(强的松、地塞米松)、静脉丙球冲击治疗。

ITP的二线治疗(之一):促血小板生成的药物如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TPO)、艾曲波帕、罗米司亭。特点是费用昂贵,停药就可能无效,很难谈远期疗效、长期维持疗效,如果没有活动性出血或者大出血风险、如果不急需手术等紧急情况,不建议用这类昂贵的二线用药。本案例中应用的“巨和粒”(白介素-11)并未在ITP的临床指南中出现,属于非期望值用药。

ITP的二线治疗(之二):抗CD20单抗(也称“美罗华”)、环孢素、切除脾脏。切脾排在所有一线、二线治疗选择的最后,指出切脾“地位在下降”,但又“非常有效”,相当矛盾。

切脾或脾栓治疗血小板减少

1、脾脏是破坏血小板的场所,切除脾就把破坏血小板的场所给除掉,血小板不受破坏当然就回升了。而脾栓就是把脾脏的动脉栓塞,脾脏的部分功能或者组织破坏,相当于部分阻断或缩小了破坏血小板的场所。这就是切脾或者脾栓用于治疗血小板减少的基本原理。

2、ITP一线用药、二线用药无效时,临床就需要考虑切除脾脏,因此,切除脾就是治疗ITP无效后的最后一招,也实际宣布了规范西医治疗、ITP指南规定的药物治疗彻底无效了。因此,临床医生对ITP患者可能会这样说:“只有切脾才可能有效”,而且“切脾的疗效还不错”。对于患者来说,切脾也成了治疗ITP的救命稻草。

3、脾脏是人体的免疫器官,切脾也是创伤性操作,脾脏的摘除实际上也是有一定的风险:手术风险、术后感染风险、长期可能逐步免疫低下的风险。人与大自然是和谐统一的整体,人体的任何器官也不应该轻易地摘除。因此,能够不切脾尽量不切脾。同时,切脾的疗效分析应该全面、正确地告知ITP患者:切脾也可能失败,血小板也可能没有效果。这个案例中的程女士实际上切脾后是完全无效,切脾后到我处就诊时,血小板仍然是个位数,只有7×10^9/升。

4、临床医生和ITP患者在切脾前必须认真考虑、清醒认识三个关键问题:其一,切脾可能完全无效,比如本案例中的程女士。其二,66.67%的有效率统计数据事实上并不完全指的是血小板恢复到正常水平,是指包括切脾后血小板有所上升都算在内的所有有效病例,应该没有某些资料和报道上说的70%~80%。其三,切脾有效这部分病例的远期疗效值得研究和重视,没有见到切脾有效的病例的血小板在切脾后1年、2年、3年、5年的统计研究数据。临床发现这部分切脾有效的病例中,一定时间后(如半年、或者1年),再次出现血小板水平的下降,只能重新回到之前的激素、丙球的治疗轨道上来。但事实上可能效果还是非常不理想,这部分ITP成了研究和治疗的死角,失去了临床研究和治疗的价值,部分被推荐去看中医。

中医
中医

中医如何治疗ITP优势分析

1、中医中药有明确的止血功能
临床从实际出发,血小板水平与出血风险不成正比,即是说有出血风险大、无出血风险小。在ITP的发病及治疗过程中,出血风险的控制成为治疗ITP的重中之重的要点。无论血小板的水平如何,即或者1~10×10^9/升,或者50×10^9/升以上,我把活动性出血、粘膜出血、湿性出血(颅内出血、消化道出血、泌尿系出血、牙龈出血、鼻腔出血、口腔血疱、月经出血)定性为危险出血,把皮肤瘀青、皮肤瘀斑定性为非危险性出血。对于危险出血应该尽力控制和纠正、尽一切治疗药物和手段采取措施,对于非危险性出血可以暂时规范治疗、观察等待。出血风险的控制放在重中之重。

中医药在控制出血方面有悠久的历史,中药止血药有仙鹤草、地榆、三七、白茅根、侧柏叶、小蓟、大蓟、藕节、蒲黄炭、血余炭等,都是历经千年的反复筛选、提炼而来。同时,单纯止血药的基础上,通过ITP出血中医病因病机的分析与治疗,施以凉血止血、益气止血、化瘀止血、养阴止血、活血止血、泻火止血之法,能够在规范西医治疗基础上降低出血风险。

临床ITP的治疗过程中,在血小板没有提升的情况下,也是常常采用中药单纯以止血为目标的治疗,这是因为在血小板不能提升的前提条件下,降低出血风险也是治疗的重要方面,将有益于患者在治疗中等待血小板的恢复。

2、中医治疗ITP的优势在于个体化的辨证施治,根据不同个体的体质分析,不同的体质的变化和中药治疗反应,不同的合并疾病和身体状况,可以制定医生个体化的诊疗方案,实际上,中医治疗的优势正是它的千变万化。面对复杂的人体、没的个体、变化的个体实施不同的中药处方,其实才是最精准的个体化治疗。可能这正是为某些不明中医奥妙之人所垢病之处。凡事都有两面,过于固定和僵化的治疗方案、过于固定统一的治疗模式其实未必是科学和个体化的,在这点上,中医的个体化辨证论治、中医的没有统一模式没有统一说辞的治疗模式,实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必要强调统一认识,毕竟医学也是科学,而科学是以事实为准绳的,而医学的最大的准绳实际就是西医和中医、医生和患者共同追求的目标~临床疗效,这才是检验医学终及真理的唯一标准。

3、实际上,现代医学很多发病机制、发病原因、分子靶向,只是看似解释清楚而实际是自以为解释清楚了,过不了多久,新的机制、新的发现又诞生了,终而复始,无穷无尽,不必在意。

本案例切脾前后的治疗历程

1、程女士前期在诊断、治疗ITP的过程是规范和经典的,完全按照成人ITP治疗的指南在实施,也进行了二线的治疗如TPO,在选择美罗华和切脾治疗时,选择了切脾。并且在切脾前选择了比较保守而可能有效的、目前临床也常用的脾栓塞的治疗策略。可以看出,切脾前在确诊ITP后的一系列治疗表明,地塞米松、巨和粒、丙球的联合治疗是有治疗反应的,脾栓塞治疗、切除脾脏的治疗也是有治疗反应的,但仅仅是治疗反应。而脾栓塞后那次的治疗反应也不排除是巨和粒、血小板输注的疗效(脾栓不一定有效)。每次出院后血小板的断崖式下跌,直至到个位数的血小板,都表明了程女士对于规范西医治疗是完全无效的。

2、幸运的是,在切脾前连续组合提升血小板的药物为切脾作好了准备:巨和粒、血小板输注,但切脾后的结果让人太失望了、完全没有效果。

备注

实际上,由于血小板减少完全不能进行基本的手术,如眼科手术、外科手术如阑尾炎手术等,唯独切脾是可以在血小板减少甚至极低的状态下进行的。因此这个患者切脾前的血小板准备实际上完全没有,有些过于小心了。

自从中药治疗启动后,血小板开始稳定且治疗反应迅速,血小板快速上升,从配图中的血小板变化曲线可以看出,除了中药治疗2014年开始后的2015年初、2017年中有两次徒然上升至很高的血小板外,其余治疗过程中的血小板是比较稳定地上升。而在2015年4月至6月期间的一次2~个月的血小板下降至21×10^9/升,经询问有过一次重感冒,之后血小板又重回正常水平,血小板正常一直保持至今。

本案例最后的提醒:给所有临床血液学工作者、给所有追求事实认可事实科学工作者提供一份真实的案例,提供大家思考,仅此而已!

文章属于病友个人治疗见解及自身对疾病的治疗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谨慎参阅!

提示:ITP6病友网站内任何对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当面诊断!

作者:血小板减少交流群病友分享(文章内图片于群内交流)

链接:https://www.itp6.com/10572.html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22日 下午3:26
下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上午10:41

相关推荐

  • 血小板低于10会发生致死性出血?

    血小板低于10会不会发生致死性出血,小于10对小孩怎么样?其实担心是孩子不是担心大人。血小板越低自身抗体穿过胎盘引起胎儿血小板降低的概率会大,小孩子生出来会经过产道,生出来头是细长的,然后呼又回去了,说明挤压了。如果胎儿的血小板是低的,经过挤压万一脑出血又不知道,如小孩子长大后出现癫痫发作,就是小时候生产时经过产道挤压或颅内出血有可能,避免出现这些,不主张….

    2023年6月15日
    52300
  • 脾肿大和血小板有关吗?

    老公的体检报告,从2018至今,每年的血常规都是血小板低,但也有六七十,偶尔也会有八十多,医生说问题不大,所以从没有治疗过,也没做过其它检查,但去年的体检单上发现脾有轻微肿大,今年7月刚做的体检,血小板只有55,脾还是肿大,小医院的医生说要赶紧看好脾肿大问题,现在纠结是继续观察还是去治疗血小板的问题,希望有经验的给点建议吧!补充一点:我老公的血小板低不知道是…

    2023年7月30日
    30400
  • 升血小板药物芦曲波帕(稳可达)与阿伐曲泊帕(苏可欣)有什么区别?

    阿伐曲泊帕(Avatrombopag)和芦曲泊帕(Lusutrombopag)都是血小板生成素受体激动剂且在慢性肝病领域获批的适应症都是需要进行择期操作的慢性肝病相关血小板减少患者,血小板生成素受体激动剂(thrombopoietin receptor agonists)在慢性肝病领域有着重要的应用特别是在处理与慢性肝病相关的血小板减少症(thrombocy…

    2024年4月10日
    31600
  • 孕期28周 血小板偏低流鼻血怎么办

    孕14周了,前两天检查血小板86,比6周检查的时候降了10,好在自己没有什么出血点,还是有一点小担心,希望不要继续降,血液科的医生说建议我吃激素(强的松),说是不会通过胎盘的药物,不会多宝宝有影响,不过我拒绝了,不想让宝宝冒这个风险,后来跟医生商量,医生说只要保持在30左右就不给我用激素,尽量一个礼拜检查一次血小板的情况,真希望血小板可以给力点!如果低到10…

    2022年5月11日
    60000
  • 微信病友交流群
  • ITP(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病人能怀孕吗?

    很多孕期的血液病患者,经常会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由于治疗的需要,需用激素治疗;另一方面又担心使用激素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对于这个问题,该如何抉择? ITP(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病人能怀孕吗?女朋友说到时可以不服用强的松,只输入血小板血浆。这样可行吗?怀孕前应提前多久停止服用强的松?这病难道真的没办法根除吗? 病友好妞妞 回复: 我帮你女朋友问了一下我的主…

    2022年5月20日
    1.3K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号:w959870

在线咨询:请联系病友群内 群主万哥
邮件:wange@itp6.com

时间:7*24小时 不打烊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血小板减少不仅是一种疾病,只是一个症状而已,它是一类存在多种发病机制的异质性疾病,查不到原因时暂时定性称为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以前叫原发性或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现在统称为ITP!ITP6病友网由病患制作是患者互动、沟通、学习、互助的平台,建立病友交流群抱团取暖。